汇闻天下-汇聚天下新闻

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

热门关键词: 骨架  有信  学深  北京现代  吴家

涪陵:这碟“小菜”如何为脱贫立大功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汇闻天下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12-19
摘要:涪陵:这碟“小菜”如何为脱贫立大功---2020年自己家能不能脱贫,袁亮全指望青菜头了。袁亮是重庆市涪陵区百盛镇中心村的贫困户。一个多月以前,他在村里揽了近3

  涪陵:这碟“小菜”如何为脱贫立大功

  创新利益联结机制,小农户连上大市场,贫困户敢押榨菜的“宝”

涪陵:这碟“小菜”如何为脱贫立大功

  在重庆市涪陵区百胜镇广福村,当地村民在地里采收涪陵榨菜原料青菜头(2月21日摄)。新华社资料片

  贫困户的勇气

  2020年自己家能不能脱贫,袁亮全指望青菜头了。

  袁亮是重庆市涪陵区百盛镇中心村的贫困户。一个多月以前,他在村里揽了近30亩荒地,全种上了青菜头。

  青菜头学名叫茎瘤芥,是制作榨菜的原材料。这里产的榨菜名气实在大,当地人开玩笑说:“没有榨菜,涪陵很可能被误读为陪陵。”

  第一次见袁亮是在11月初,差一周立冬。他和妻子正在移栽青菜头。往常这个时候,他已经种好自家的7亩榨菜,在外找零工了。

  青菜头每年9月份播种,十一后移栽,得在立冬前种完。

  每天刚能见着亮,袁亮就和妻子翻身下了床。隔夜的青菜头苗存活率低,夫妻俩到夜里十一点还戴着头灯在地里忙活。

  那时候,袁亮已经忙活了近20天,每天移栽一亩。多出来的土地,都是他向村里外出务工的村民要来的。他一边移栽还一边揽地。开荒、平整、移栽,每天都在赶时间。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和村民座谈时,一时“冷落”了他,提问的间隙,他一溜烟又跑回地里了。

  涪陵区江北街道党工委书记钟玉秀说,移栽最忙的时候,村干部让街道干部别来村里。村里种榨菜忙,白天晚上都不到叫人。

  其实,袁亮种青菜头有些年头,因为菜价波动,吃过不少亏。

  两年前,青菜头价格降到600元一吨,袁亮舍不得卖,自己挖窖池腌制,卖初加工的榨菜。没想到当年初价格的榨菜价格只有620元一吨。挖池子的钱都挣不回来,袁亮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  青菜头市场价格波动得厉害,高的时候,八百上千元一吨,差的时候只有五六百元。青菜头价格时高时低,可袁亮还是贫困户。

  立冬前,袁亮总共种了近30亩榨菜。

  袁亮一下子种这么多榨菜,勇气从何而来?秘密在于早些时候,他签订了一份特殊协议。

  合作社的信心

  袁亮说,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。他的自信是因为他找到了“靠山”。

  2019年8月,和袁亮一样,百盛镇中心村的菜农都与莱和榨菜股份合作社签了收购协议。

  协议约定,菜农按每吨30元向合作社缴纳履约保证金。雨水前收的青菜头,合作社以每吨760元的保护价收购。贫困户无需缴纳保证金,种多少合作社都收。

  合作社也和涪陵榨菜集团签订收购协议,按每吨30元向公司缴纳履约保证金,约定公司以每吨1728元的保护价收购经合作社粗加工的青菜头。

  袁亮算过账。按照每亩2.5吨的产量和500元的成本,自己仅种榨菜一项就有4.2万元的收入(30亩×2.5吨/亩×760元/吨-30亩×500元/亩=42000元)。这笔收入是他一年打零工的7到8倍。袁亮有两个上学的孩子,他只能在周边打零工,一年只挣五六千。

 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问过袁亮,“如果明天市场价比保护价更高了,你眼红不眼红?”袁亮说:“人还是要讲诚信的嘛。不能做一锤子买卖。”

  以前因为菜农的“一锤子买卖”,莱和榨菜股份合作社负责人况小华吃过不少亏。

  以往每年在榨菜采收前,况小华都要和菜农提前约好一个收购价格。可一遇到更高的出价,菜农转身把被预定的青菜头卖给了别人。

  况小华说:“自从菜农向合作社缴纳保证金后,就再没干过一锤子买卖。”

  变化了的不仅是菜农,还有况小华这样的大户。

  涪陵榨菜集团的杨小强负责原料采购。他说,以前就算给大户补贴,大户都不愿意带动菜农一起发展,嫌麻烦。现在大户成立合作社,发展新成员积极得很。

  况小华其实也有一笔账。

  签订协议之前,况小华一吨300元、500元都挣过,可一吨亏四五百也有过。那时规模小,反复折腾也就是四五百吨的规模,一年最多挣十几万。

  签订协议之后,况小华每吨能稳挣150元。他和涪陵榨菜集团签了3000吨的榨菜,扣除合作社雇工搬运、晾晒、榨菜剥皮等成本,稳挣30来万。

  2018年,况小华第一次以760元一吨的价格收购青菜头,当时普遍的市场价是600元。其他菜贩索性都不收了,都等着看他的笑话——那些菜贩的算盘是,等况小华的窖池存满了,自然要降价。

  况小华最后租了几个窖池,能腌几百吨榨菜,解了围。那些收不到菜的菜贩只好转战其他村。

  第一年,对于没有和他签协议的菜农,况小华照样按650元一吨收购,比当时的市场价高了50元。况小华想通过这种模式引导菜农来签协议。果然,第一年他的合作社只有十几户,到了2019年已经有125户,其中贫困户28户。

  2019年,况小华又新租了35个窖池,能腌制5000吨的榨菜。

  龙头企业的底气

  2018年,涪陵榨菜集团和涪陵区的145个合作社签订了订购协议,收购了10万吨的青菜头和14万吨初加工的榨菜。2019年,初加工的榨菜预计要涨到20万吨。

  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收这么多的榨菜,涪陵榨菜集团的底气何在?

  涪陵榨菜集团总经理赵平说,现在的榨菜价格还是低的,通过3到5年的努力,他们想把青菜头的价格提高到1000元一吨,进一步带动菜农增收。

  以前,涪陵榨菜集团找一家一户的菜农收青菜头。收购的青菜头总量、质量和成本都没个准。现在,由合作社来管理菜农,由保证金来约束菜农和合作社,企业不仅能提前确定原料总量和采购成本,还通过合作社规范了菜农种植,青菜头质量更有了保证。

  “这些都是企业盈利能力的保障。”涪陵榨菜集团总经理赵平说,“这相当于把涪陵榨菜集团的生产和管理关口前移了。一个个合作社就是储存场和初腌制车间。”

  目前,涪陵区种植青菜头72.5万亩,每年能产160万吨的青菜头。约60万吨作为鲜菜出售,100万吨加工成榨菜。其中,涪陵榨菜集团加工量约50万吨。

  涪陵区委副书记周波说:“涪陵榨菜从田间地头的青菜头,变身到国民饭桌上的下饭菜,看起来只是多了一碟小菜,其过程之艰辛绝非小菜一碟。”

责任编辑:汇闻天下

汇闻天下出品

你们的关注是我们的最大动力!

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微信:zhuoyuewang66